承认“造谣刹车失灵”的温州特斯拉车主,惹恼另外三位特斯拉车主……

2020年8月,浙江温州特斯拉失控事件主陈俊(化名)因驾驶一辆Model3高速冲撞停场的截击杆并连撞多辆引发了外界关注。两年后,2022年5月9日,陈俊因一份道歉信再次沦为舆论焦点。他在胜诉给特斯拉的同时,或还面对着三位特斯拉主的控告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ID_韩潮)

因在与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名誉纠纷案中终审败诉,陈俊通过其个人微博账户(@手机用户3042983165)公布了一份公开发表道歉信。在道歉信中,陈俊否认事故发生后,虽坚称自己把油门当成刹踩了,但因心有不甘,在多个媒体上编造“特斯拉自动加快刹失灵”等内容。道歉信还提及了正在向特斯拉维权的三位主——提供法律平台的上海主封先生、河南主张女士(即2021年上海展览特斯拉顶维权主张小武(化名))以及天津特斯拉主韩先生(即天津特斯拉二手维权胜诉主韩潮)。

5月17日,封先生和张靓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专访时回应,他们与陈俊交流后了解到,道歉信内容并非当事人亲手写的,而是由特斯拉草拟的。“温州主告诉他我说道,他迫不得已的,因为法院已经强制执行,如果他不这样公布,他就回不了。”张靓告诉他记者。

对此,5月17日,特斯拉相关知情人士在接受记者电话专访时回应:“道歉信内容是双方共同达成的,然后主自主自愿公布,没有人去胁迫谁去做这个事。”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道歉信公布将近3天就已被删除。但在封先生、张靓等人看来,这并没消除道歉信对他们导致的不良影响。“目前,我还在跟他(陈俊)沟通,会保留起诉他的权利。”张靓告诉他记者。

5月20日,一位相似陈俊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漏,陈俊或将公布新的道歉信。

检验意见书出具后

主承认“油门当刹”

上述温州主与特斯拉的名誉纠纷,可以追溯到至2020年8月12日。该起事故不仅造成了10余辆受损,同时主陈俊也受伤入院。陈俊在拒绝接受记者专访时曾表示,当时辆在距离停场100米左右时,忽然加快,刹失灵,最后导致事故的发生。为此,陈俊在响音等各大平台发布了关于此次事故的涉及言论和视频。

图片来源:主供图

2021年6月9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以蓄意编造特斯拉突然加快刹失灵、谎称辆突然失控自动加速,恶意诋毁特斯拉和特斯拉生产的“特斯拉”牌辆为由,将陈俊告上了法庭,并提出高达50万元侵权行为损害赔偿金和公开发表致歉的拒绝。

同年10月,记者从特斯拉方面拿到的该案件一审判决书表明,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陈俊在抖音平台上向特斯拉公开赔礼道歉,持续不少于90日,并支付5万元赔偿款

作为陈俊与特斯拉名誉纠纷案一审律师,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以下全称盈科律所)律师任广东5月18日拒绝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应,一审庭审过程对被告非常有利。庭审结束后,特斯拉方面曾两次主动找主(陈俊)欲展开调解,但均被拒绝了。所以一审判决被告败诉令其其车祸

“在一审庭审审限已经期满的情况下,法官让我们签订了一份缩短审限15天的文件。就在这15天时间里,负责管理此案的法官去当地交警大队调取了陈俊的谈话笔录,且仅调取了最后一次他‘承认摔错刹’的笔录。”任广东表示。

图片来源:主供图

记者了解到,陈俊在交警大队一共做到了四次询问笔录,前三次都清晰显示本人没有误操作,是辆不存在“刹失灵”故障。但在第四次询问笔录中,他却改变了陈述,否认自己摔错刹导致事故再次发生。“因为不结案,事故导致的保险理赔就无法展开,但其他主又不停上门要求我赔偿,最后为了保险理赔,(我)不得已不能改变陈述做了第四次询问笔录。”陈俊对记者说。

在任广东看来,陈俊否认“踩错刹”的最后一次笔录,是造成其胜诉的关键。“自主承认,从法律上来讲叫自认,毕竟后就很难再被推翻。”任广东解释称。

陈俊在与张靓的聊天中也称之为,“就是因为我在交警大队的最后一次笔录,法院才这样裁决的。”

任广东建议,消费者在维权过程中,首先一定要了解涉及法律法规,做到好尺度和边界。“以陈俊这起案件为事例,他可以通过各大网络平台对外发声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仅限于陈述事实,不要去讲一些指责或引导性话语,这样很容易被对方拿住把柄。”任广东表示。

但因为觉得自己“冤”,陈俊在一审胜诉后向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展开了上诉。不过,陈俊的受理并未被法院采纳,并以“维持原判”终审了判决。

记者拿到的该起名誉纠纷案的终审判决书——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民事起诉书)显示,温州市工程学会提供的事故辆《鉴定意见书》,明确载明案涉辆各机件未找到机械故障及安全隐患、撞击发生前5秒制动器踏板均未被移开。而陈俊在《鉴定意见书》出具后,承认当时确实没摔刹,而是把油门当塔内摔了,故对《检验意见书》的鉴定结论予以采纳,本次事故系陈俊遇状况时操作者不当导致的,陈俊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图片来源:张靓可供图

同时,民事判决书明确提出,陈俊在上述检验意见书和事故认定书做出后,仍在抖音平台和新浪微博平台上公布有关与事实相符的有关伤害特斯拉公司声誉的信息包含对特斯拉公司名誉权的侵害。

为此,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要求陈俊不仅须要公开发表向特斯拉道歉,还须要在判决生效日起十日内赔偿金特斯拉5万元

张靓在其个人微博账号“淡水里的珊瑚”上公布的一份“鹿城区人民法院发继续执行通知书”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鹿城法院于2022年4月24日依法立案继续执行

三位“维权主对道歉信提出批评

5月9日,陈俊在道歉信中承认,在2021年8月12日发生的特斯拉撞到事故中,是自己为避前方行人摔错刹所致;事故发生后,心有愤,编造刹失灵,并在抖音、微博、电台等专访中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失灵”、珍爱生命靠近特斯拉等内容。

陈俊在上述道歉信中还称,自己实行上述涉及不道德是其他自称“维权”主主动联系自己,分别为其获取法律平台的上海主封先生、首例维权成功的天津主韩先生(即韩潮)、河南主张女士(即张靓)。

“原被告间的法律诉讼和我有啥关系,败诉写出道歉信就要环绕着原被告间发生的事,和案外人有啥关系,把我名字写进道歉信干啥?”韩潮在其个人微博上连续发布多条内容,公开批评道歉信内容是特斯拉方面“自导自演”。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ID_韩潮)

张靓和封先生也向记者表示,道歉信内容提及案外人不合理。张靓还向记者提供了陈俊主动加到她微信的截图和聊天记录,证明道歉信中提及的她主动找到陈俊,并不是真的。“是温州主主动联系的我,我当时还回答他是谁。”张靓说。

而针对道歉信中提及的“封先生讲解某平台,且平台安排了律师,且一审律师所有费用该平台出,自己未支付任何一审律师费”一说道,封先生告诉他记者,他只是向陈俊分享了一个法律平台的信息,还建议他多找找其他律师。最后,陈俊决定还是聘用该平台推荐的任广东作为一审的代理律师,二审时陈俊自己换回了其他律师。该平台并不是承担任律师的所有费用,而仅分担一审时的代理费。这个平台是一个分享法律服务平台,能获取免费法律援助。他与该平台、陈俊均无任何资金与利益往来。

对此,记者也向任广东进行了求证。“平台和他(陈俊)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有没有资助他,我并不确切,但他认同是和我们律所签署了代理合约,他是必要将相应的律师费缴纳给了盈科律所。”任广东回应。

封先生向记者介绍称,陈俊上述“侵权行为”始于2020年8月中,而陈俊是在2021年3月10日重新加入名为“特斯拉事故幸存者群”。“我向其介绍涉及法律平台的起因是,他被控告后向友求助,称在当地难以找到律师,也难以承担费用。”封先生回应,陈俊的维权,有具体的自主观点,并无人干预与指导

值得一提的是,道歉信在5月12日上午已被移除。“道歉信发布以后,部分消除特斯拉负面影响的效果超过了。我们在继续执行中也没有明确要求明确发布期限,任何致歉都不可能一直延续的。”特斯拉中国方面对此称。

我要的是他将涉及我们三个案外人的内容删除,并就道歉信内容形成情况,为何会将我们牵涉其中,做公开发表解释,以消除对我们名誉造成的影响。”封先生回应,道歉信全文移除,既不符合法院裁决的“90天”时间要求,也并未避免此前道歉信对他们造成的影响。

为此,记者通过微信、电话等多种方式尝试联系陈俊,但均为被逼状态。

特斯拉:道歉信内容构成程序不顾一切合法

据悉,张靓已经向陈俊发来了律师函。张靓告诉记者,她有两点诉求:首先,道歉信内提及案外人的内容在未向涉及人员核实就被公布,期望法院能给她一个合理解释;其次,温州主再新的补发一个道歉声明,并说明已移除的道歉声明并不是出自于本人真实意愿。“否则,我将保留控告温州主的权利。”张靓称。

图片来源:张靓可供图

记者发现,无论是从韩潮公开发表发布的他与陈俊聊天记录,还是封先生与张靓拒绝接受记者专访时的回应内容来看,陈俊都向外界传送出,他公布的道歉信内容并不是出自其手,而是特斯拉起草好的,且他是迫于无奈放的。如,“那封道歉信是特斯拉草拟好的,我没有任何添加”“特斯拉原来写的更多,在我强烈要求下才删除了一些不恰当的用词”等。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ID_韩潮)

根据记者拿到的一份陈俊人就道歉信内容一事与张靓的通话录音,陈俊人在电话中称,“道歉信肯定是对方(特斯拉)起草好的,是在线上沟通完成的。”

任广东告诉他记者,特斯拉是不能给被告方草拟道歉信的。从法律层面来讲,如果经常出现这种拒绝赔礼道歉判决,内容一定是本人写,法院最后未尽。“假如,本人坚决不写,法院可以写一个类似的东西,发在涉及的媒体上,但这部分相关费用仍须由道歉方承担,还没出现过由对方来写道歉信的这种情况。”任广东表示。

面临外界质疑,特斯拉中国方面仅称:“道歉信内容的辩论均在法官的见证下构成,最终是陈(当事主)自己证实所有内容并自愿、自行发布的。道歉信所有内容都经得起揣摩,都符合客观实际情况。”

但记者从封先生获取的一份其与鹿城区人民法院涉及负责人夏法官的通话录音中了解到,鹿城区人民法院并未就道歉信内容不予明确审查通过。“本案牵涉到的致歉信是申请人与被执人自行和解达成协议,合议后发布的。我们未不予明确审核通过。”夏法官称之为。

图片来源:封先生供图

对此,5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夏法官进行核实,他回复称之为:“我与封先生的电话内容已被封先生原原本本还原出来了,其他不好多说。”据夏法官介绍,该起名誉纠纷案,申请人已向法院申请结案,但法院现在还未接纳结案。

理论上,致歉内容需要法院审查未尽才能对外发布。”任广东表示。

道歉信内容构成的整个程序认同是正当合法的,且是在按照双方自愿原则下构成的‘文案’。这个事情肯定是在法律框架下解决的。”上述特斯拉中国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

记者|李星